:::
現在位置:最新消息

 

患自閉症怨高中老師沒發現 害他後來變魯蛇求國賠

 

 

葉姓男子32歲那年被鑑定出身心障礙,他不滿2001年至2004間就讀台北市立復興高中時,特教組長和輔導室老師竟沒發現他有亞斯伯格症傾向,害他沒能及時取得身障身分,升學考試沒有優待、就業也缺乏補助,且長期受歧視身心受創。葉依國家賠償法要求校方賠償529萬元,士林地院認為葉無法證明校方侵害他權利,判他敗訴。葉上訴,高等法院駁回。

 

葉姓男子19年前讀復興高中時,高一林姓女班導師安排葉參加輔導室「攜手小組」活動,這是促進人際關係的小團體,因當時班導師發現葉人際關係有缺損,但葉因覺得「很無聊」而沒再參加。輔導老師、特教組長則勸誡人際關係的重要,葉認為這兩老師「竟然沒有想過」他可能是先天缺乏人際關係能力的亞斯伯格症患者,沒有通報上級和醫療單位、建議他直接去醫學中心診斷,而只是單方面地想要「矯正」他,強迫他變成正常人。

 

葉高一下時,異位性皮膚炎惡化,體育課改成到輔導室安置,這兩年多期間鄭姓女特教組長還常常問起葉在班級上的人際關係是否有進展,他的回答一直是「沒有進展」。葉說,這麼長的時間當中,由有特教專長的教師觀察他,理應發現他有亞斯伯格症傾向。

 

因葉從小都在淡水求學,直到考上台北市立復興高中。他認為都市和鄉村教育資源和資訊靈通度無法比擬,高中的學生都經過升學考試篩選,同質性遠比社區化的國中小要高,因此如同亞斯伯格症這種異質分子也就越容易突顯出來,他高中時的同學絕大多數是「戶籍在台北市的都市人」,他從鄉下考進都市的學校,巨大的城鄉差距當然會造成他在人際關係上更大的不適應,又加劇了病症。

 

「大學不是如同高中一般嚴密的團體生活,也沒有如同高中一般需要對學生學習與生活狀況負責的班導師制度」。葉自述大學生活極坎坷,一再被退學、重考、轉學,因學籍一再流動而沒有被通報、安置、鑑定的機會。葉認為因延誤診斷,失去以身障生資格參加大學入學考試的機會,也失去正確選擇職涯的最重要時機;包括家人都認為他因為「意志薄弱」而無法改善人際關係,他長久飽受精神壓力。

 

當年的女班導師說,葉只是比較少說話、靦腆,她覺得人際關係正常。鄭姓女特教組長對這件事沒什麼印象,後來想起有提醒葉母孩子應該智商很高,曾詢問「是否考慮尋求醫療上的協助?」但葉母回答「不用去看醫生」、「應該是因為異位性皮膚炎,才會影響他跟同學的相處」。

 

高院認為,沒有其他證據能顯示高中老師曾和葉或家長提到葉有自閉特質,且當時這特質的嚴重程度是否已達取得身障資格或特殊教育身分標準;葉沒提出鑑定報告。此外,葉姓男子2001至2004年間就讀復興高中,但他2018年12月才提起本件訴訟,已超過5年請求時效,依國家賠償法規定,也不應允許。

葉姓男子32歲那年被鑑定出身心障礙,他不滿就讀台北市立復興高中時,特教組長和輔導室老師竟沒發現他有亞斯伯格症傾向,要求校方賠償160萬元,一、二審皆敗訴。示意圖/本報資料照
葉姓男子32歲那年被鑑定出身心障礙,他不滿就讀台北市立復興高中時,特教組長和輔導室老師竟沒發現他有亞斯伯格症傾向,要求校方賠償160萬元,一、二審皆敗訴。示意圖/本報資料照

 

 

資料來源: https://udn.com/news/story/7321/4571391 

 

 

 

 

 



相關檔案


列印本頁


Copyright 蔡明富特教資源網 All right reserved. 最佳瀏覽解析 1024x768 IE 10.0 以上|瀏覽人次:346742聯絡我們